电动车需求靠不住 镍价年内下跌近三成
发布时间:2018-11-02 16:04:00

电动车需求靠不住 镍价年内下跌近三成


用于生产电池的硫酸镍不足以成为拉动镍消费增长的主要动力。距离电动汽车真正达产和需求释放,保守估计需要十年。


作为今年价格表现最为坚挺的金属,镍的价格在近期也开始下滑。


截至10月31日,LME镍价已由年内最高的近1.6万美元/吨,下跌至1.15万美元/吨,跌幅达到约28.12%。当天,沪镍收于9.67万元/吨。


上海有色网(SMM)镍首席分析师杨波认为,今年5-6月,俄铝受到美国制裁,市场预期俄镍受牵连,加之国内对可交割镍不足的忧虑,多种因素共同推动镍价在6月初达到年内高点。随后,受中美贸易摩擦、人民币贬值以及环保等因素影响,镍价持续回落。


全球最大的镍生产国主要包括印度尼西亚、菲律宾、俄罗斯、澳大利亚和加拿大,其中,亚太地区占全球镍矿生产总量的七成以上。


镍可分为一级镍和二级镍。一级镍指包括电解镍、镍粉、镍块,以及羟基镍在内的镍产品。高纯度镍可用于生产电动汽车的锂离子电池。此前业内多认为,电动汽车向好的发展前景,支撑着镍价的上涨。


二级镍,包括主要用于生产不锈钢的镍生铁和镍铁。目前,不锈钢合金仍是镍的最大终端用户,就中国而言,占到总需求的八成以上。


SMM认为,若用于生产电池的硫酸镍消费量没有明显提升,一级镍的产量或有下滑风险。


彭博全球金属与矿业研究主管朱轶在日前召开的SMM年会上表示,电动汽车距离真正达产和需求释放仍有较长距离,保守估计是十年以后。她提到,镍价如果继续上升,受电动汽车驱动的力度可能会有所减少。


对于新能源汽车带来的镍需求增加量,杨波对新闻记者表示,假设2019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量达到150万辆,三元材料产量18万吨,其中高镍动力电池的占比为20%,届时,中国用于硫酸镍生产的一级镍产量有望增长至约3.2万吨。


她认为,由于基数较小,硫酸镍仍不足以成为拉动镍消费增长的主要动力。


“由于高镍三元电池在技术上仍存在障碍,高镍电池增产较慢,制约了硫酸镍产量的增长。”对于硫酸镍何时迎来爆发,杨波认为,需要看政策推动力度,“可以参考各国退出燃油车的时间表。”


SMM预测,镍价在未来两月内仍有继续下行的风险。未来一段时间内,中国和印尼均有新二级镍产能释放,由于终端消费已有转弱迹象,将逐渐致使不锈钢垒库,施压不锈钢价格,进而压缩钢厂利润,并传导至明年一季度不锈钢炼钢减量预期。


杨波表示,环保、利润、矿源是近期影响镍价和镍生铁产量的主要因素。


“从供需基本面看,未来两年,镍仍将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。排除宏观环境影响,2017-2020年间,镍价应该一直处于上升周期内。”杨波对记者表示。


SMM预计,今年镍供应缺口为7.73万吨,2019年的供应缺口将收窄至3.94万吨。


在产品结构方面,二级镍(NPI)占全球镍供应权重或将有所增加。预计2019年全球镍产量将同比增长10%,达到246万吨,其中,87%的增量将来自于二级镍。


得益于2017年印尼有条件解禁镍矿出口,中国镍矿供应充足,高镍生铁厂自2017年下半年来,大多处于盈利状态,且盈利规模不断扩大。


杨波认为,由于镍生铁厂近期盈利情况较好,多数企业对环保设备进行了更新,环保督查给企业带来的影响将逐渐减弱。在她看来,今年以来,环保政策的收紧程度确实超过此前预期。


8月1日,《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-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(征求意见稿)》下发,该方案明确提出河北、山西省全面启动炭化室高度在4.3米及以下、运行寿命超过10年的焦炉淘汰工作。据中国炼焦行业协会口径,截至2016年底,4.3米及以下焦炉仍是主流,产能占比约为48.1%。


杨波表示,淘汰4.3米及以下焦炉,或对焦炭和焦煤产量产生一定影响,进而影响镍生铁生产,并抬高镍生铁生产成本。焦炭和焦煤在镍生铁的生产成本中占比约为15%。


稿件来源: 界面
相关阅读:
发布
验证码: